www.2138com

当前位置 : 首页 / 纪检监察 / 警钟长鸣
每 周 一 案 (第29期 总259期)

4.png

英德市地处广东省中北部,森林覆盖率达61.8%,辖区内蕴藏着丰富的稀土资源。然而,这一被称为“工业黄金”的宝贵资源一度引起各路人马包括黑恶势力的觊觎。

曾经护卫这片水土的“森林卫士”——英德市公安局森林分局连江口镇派出所原所长杨学贤与原副所长、指导员胡广权,分别出生于1981年、1980年,两人2001年一同毕业于南京某警校。从同窗到同事,深厚的同学情谊没有促使他们共同进步,反而在利益诱惑面前结成利益联盟,为黑恶势力撑起“保护伞”,使宝贵的稀土资源成为了权钱交易的牺牲品。

放纵欲望,闸门渐开无止境

2013年10月,杨学贤到连江口森林派出所任所长,正式成为一把手,称呼从“小杨”变成“杨所长”。“随着手中权力逐步增大,每逢过年过节,开始收一些老板送的礼品和红包,然后逐渐从‘被动收’过渡到‘主动要’。”杨学贤对办案人员说。其实家境殷实的杨学贤并不缺钱财,他把别人送自己红包礼品当作对工作能力的“肯定”和“尊敬”,享受权力带来的成就感。

2013年11月,杨学贤带人在连江口镇查获了一处非法盗采稀土矿点,但是,他并没有组织人员深入调查,反而主动联系幕后老板郭某索要20万,接受郭某“还价”后的15万元贿款后,就把此案压下,默许其继续盗采,后来还约定在郭某采矿期间每个月收取4万元“保护费”。

与杨学贤不同,出生农门的胡广权家境贫寒,靠父母辛苦务农、哥姐辍学打工以及学校减免学费完成学业,一番寒彻骨换来生活扑鼻香,前途本来一片光明。然而在任职民警后不到两年,胡广权受到不良风气的侵袭,沉迷麻将赌博,赌注从5元、10元、15元到50元、100元、150元不断升级,后来发展到不管什么种类的赌博都参与,最疯狂的是六合彩,每期下注达3000元之多。

自从染上赌瘾后,胡广权的欲望闸门开始打开,他在悔过书中直言:“跟自己差不多一同毕业的,个个都买房买车,自己就起了贪念之心”,觉得“吃餐饭、拿条烟,逢年过节收点红包、办案过程中收点好处费是应该的”。2013年9月提任连江口森林派出所副所长后,胡广权已然无心工作,成日想着如何捞钱,打起来了将权力变现的主意。

包庇纵容,公权力变“生财路”

2016年2月,杨学贤和胡广权接到线人举报,辖区内的黎溪镇有人非法盗采稀土矿,杨学贤当即指示胡广权继续跟进。胡广权带人到运送稀土矿的必经之路埋伏,及时截获了运送稀土矿的货车。尽管人赃并获,他们却没有按程序向上级报告,而是设法联系幕后老板。由于信息不够详尽,开始只是联系到了“小喽啰”潘某新,胡广权对其说:“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你千万不要找上级部门领导谈,叫你背后的老板找我好了,我可以低调处理。”当晚,该矿点大股东、当地黑恶势力“柴哥”周某德、苏某华知道消息后,立刻派手下陈某清过来联系杨学贤,威逼利诱,要求他放了人和货。

在巨大利益诱惑和压力面前,杨学贤反复权衡,没有当场答复陈某清,而是让他等消息,自己回去找副手兼老同学胡广权商量对策。此时的胡广权因赌博恶习已欠债累累,正愁没钱用,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向陈某清提出要80万才能放回司机和被扣押的货车、稀土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50万元达成协议。当天陈某清先送给杨胡二人10万元,矿产顺利卖出后又如约将剩余的40万元奉上。

就这样,本该用于保护青山绿水的公权力,被杨胡二人当作一门赚钱的生意来运作。

以陈某清为中介,杨学贤和胡广权同非法盗采稀土矿的商人和黑恶势力交织形成利益www.2138com,成为了不法矿点背后的“保护伞”。杨学贤和胡广权通过权力入股的方式收受“柴哥”好处费,对非法稀土矿点放松监管,为其提供庇护,通风报信,大开绿灯,“柴哥”的非法矿点也因此不断扩大经营,日进斗金。

也有老板直接出面用金钱开道。如陈某锋准备在某镇盗采前,就提前通过熟人介绍的饭局跟杨学贤谈条件,大体意思是“只要你不查我,等我赚了钱就分你一些”。在得到杨的同意后,便给了杨3万元,算是入场费。

杨学贤和胡广权身为执法人员,本应维护好林区秩序,保护好森林资源,却在权力和金钱中迷失方向,失守底线,利用森林资源谋取不正当利益,造成国家矿产资源破坏价值人民币425万元,也给当地生态环境和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执迷不悟,“赔了夫人又折兵”

2018年初,杨学贤和胡广权了解到英德市纪委监委正对他们进行调查,终日惶惶不安,设法瞒天过海。

通过他人渠道,杨学贤找到自称在北京工作的“退休领导”,这位“领导”声称只要给他400万,就可以把人从纪委“捞出来”。杨胡二人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虽心有疑虑,但多年充当不法分子“保护伞”的经历告诉他们,出事了就得找后台破财挡灾,于是仍旧选择放手一搏,并将“保护费”谈到了300万元。

东拼西凑、左筹右借后,两人终于筹集了首付款225万元,企图搭上“北京领导”这条线,构建新的关系网,逃避纪委监委的审查调查。然而两人给了钱后,这位“北京领导”便不知所踪,待两人幡然醒悟时,早已身陷囹圄,“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也曾想过这是一场骗局,但依旧存在侥幸心理,结果人财两失,现在回想后悔莫及。向组织坦白才是我们自我救赎的最终出路,而我们却因为执迷不悟错失了最后良机。”被关押在清新区看守所时,胡广权哽咽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杨学贤和胡广权终究逃不过法律的制裁。2018年8月13日,广东省清远市清新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杨学贤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0万元;胡广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2018年11月3日,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警示与教训

  后悔!如今这两个字就像一把利剑,深深地插在我的心口,血流不止。”杨学贤痛彻心扉。

  “曾经我是父母的骄傲,而现在我却成了阶下囚,我真的错了。”胡广权直白悔过。

  原本年富力强、前途一片光明的两名“森林卫士”,为何甘于被黑恶势力围猎?主观来看,主要是他们放松学习、贪图享受、缺乏自律、虚荣侥幸,工作以来重职务上升轻思想改造,纵欲望释放弃纪律约束,权力观扭曲,价值观崩塌。然而,风起于青萍之末,浪成于微澜之间,这一切又始于八小时以外的生活失去了约束,杨胡二人广交“朋友”,来者不拒,或吃吃喝喝,或沉迷赌博,不思修身,只图纵欲。君子之交淡如水,生活情趣非小事,党员干部必须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自觉净化“朋友圈”“生活圈”“工作圈”,追求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时刻紧绷廉洁自律这根弦。

  客观来看,监督缺位是杨胡案发生的重要原因。杨学贤和胡广权在连江口派出所搭班子,上级监督失之于远,下级监督失之于软,同级监督形同虚设,导致他们沆瀣一气、擅权营私。必须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加强对关键少数尤其是一把手权力的监督。纪检监察机关要督促各级党组织、党员干部认真落实监督责任,主动、严肃、具体地履行日常监督职责,做到监督常在、形成常态,营造监督与接受监督的浓厚氛围。

 


该版权归www.2138com所有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