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138com

当前位置 : 首页 / 纪检监察 / 警钟长鸣
洛宁"十八兄弟会"、闻喜"侯氏兄弟"…最高检点名的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也没跑掉

洛宁‘十八兄弟会’、闻喜‘侯氏兄弟’、白城史淼等为非作歹、残害百姓的涉黑团伙受到严惩……”昨天最高检的工作报告里,提到了去年查处的一些典型黑恶势力。报告中也提到,在批捕涉恶犯罪嫌疑人62202人的同时,有350名黑恶势力犯罪“保护伞”也被起诉。


大多数黑恶势力之所以能够长期盘踞、为非作歹,正是有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在背后为他们“撑伞”。司法机关打击恶黑势力的同时,各级纪委监委立足职责定位,加强监督执纪问责和监督调查处置,在深挖“保护伞”方面打了一个又一个硬仗。


洛宁“十八兄弟会”覆灭背后:56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受处理


1997年,狄治民在洛宁县兴华镇董寺村成立“十八兄弟会”,被推举为老大,并通过给予成员经济好处等方式维系组织。多年来这个组织抢劫、诈骗、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聚众斗殴、贪污,无恶不作。纪检监察机关在调查中发现,狄治民及其团伙横行乡里20年、把持基层政权12年的过程中,不断闪现公职人员不作为、乱作为、失职渎职的身影。



比如,兴华镇党委原书记孙海报对狄治民的问题线索压住不查,还力保狄治民当选县人大代表;兴华乡党委原副书记苏占武等人纵容狄治民套取国家扶贫资金,还帮助他当上了村委副主任;洛宁县信访局干部杨保武向狄治民通风报信,泄露上访群众的信息……在这些“保护伞”的压制打击下,受到狄治民团伙迫害的干部群众合法权益长期得不到保护,正义得不到伸张。


2018年,纪检监察机关彻查此案,问责务尽、保护伞打击务尽。兴华镇此前4任乡镇党委书记和镇派出所2任所长均已被纪检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受到党纪政务处分等处理的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就有56人。


闻喜“侯氏兄弟”被端之后:公安副局长被查处


“闻喜县只要是能挣钱的产业,侯家都要插一脚。”山西闻喜侯氏“盗墓黑帮”以盗贩文物起家,进而发展成公开开设赌场、吸毒贩毒、敲诈勒索无恶不作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当地群众“谈侯色变”。


而闻喜县一些专门保护文物的民警,在巨额经济利益驱动下,沦落成犯罪分子的“保护伞”。驻山西省公安厅纪检监察组多次赴运城等地与主要犯罪嫌疑人和涉案民警谈话核实情况,查实了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益民擅自签字为涉黑组织骨干成员办理取保候审、多次出面干预阻止办案民警对该涉黑组织成员网上追逃,以及多次组织盗掘古墓葬并贩卖文物等问题。2018年上半年,闻喜侯氏“盗墓黑帮”案相关被告人陆续被审判,包括景益民在内的21名干部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除上面两个典型案例,纪检监察机关“破网打伞”的重拳更摧毁了大量黑恶势力背后的“保护伞”群体——哈尔滨市纪委监委整治打掉涉恶“保车”团伙6个,查处涉嫌犯罪社会人员70人和充当“保护伞”的公职人员122人。天津市公安局在侦办一网络卖淫恶势力团伙实施抢劫、敲诈勒索案件中,查实了河东分局大王庄派出所马洪涛等4名民警为卖淫团伙充当“保护伞”和敲诈勒索问题,将4名涉案人员均移送司法机关处理。2018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严惩黑恶势力“保护伞”,共查结涉黑涉恶腐败问题1.4万起,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万余人,移送司法机关1899人。



按照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部署,深挖涉黑腐败和黑恶势力“保护伞”依旧是纪检监察机关今年的一项重要任务。拔除“保护伞”的过程,就是提振人民信心的过程。要让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一个个倒掉,给人民群众带来更多更直接更实在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琰)


该版权归www.2138com所有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