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138com

当前位置 : 首页 / 纪检监察 / 警钟长鸣
以案警示|一人“操盘” 全家逐利 ——江苏省常州市轨道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原计划合同处处长黄飞

44岁的黄飞鹤,曾是亲戚朋友眼中的高材生,被领导同事视为技术骨干,却被权力带来的诱惑一点点腐蚀,短短4年间,由党员干部沦为阶下囚,教训深刻、发人深省。

 

  2018年12月21日,江苏省常州市轨道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原计划合同处处长(后任总工程师办公室主任)黄飞鹤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此前的6月21日,他因违反政治纪律、廉洁纪律且违犯国家法律法规,被常州市纪委监委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无视纪律,“技术专家”因利沦陷——

  在任计划合同处处长4年间,经手300多份合同、200多亿资金,他“一手包办”。尝到权力带来的“甜头”,从5000元到1万元,再到5万,10万,黄飞鹤早已积重难返

 

  1974年9月,黄飞鹤出生于一个干部家庭,父亲是当地供销社主任,也是一名老党员,对黄飞鹤要求严格,黄飞鹤也颇为争气,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黄飞鹤好学上进,在校期间,多次获得表彰并入党。

 

  毕业后的黄飞鹤有理想有干劲,从基层一线做起,逐渐成长为市规划局、发改委的中层干部。因专业扎实,破解了许多业务难题,他是领导和同事眼中的“技术专家”。

 

  2012年,常州市委市政府投资成立市轨道交通发展有限公司,黄飞鹤作为市委组织部第一批选派的优秀公务员代表,被安排到轨道公司计划合同处工作。2013年9月,黄飞鹤被任命为处长,具体负责公司招投标的组织与管理等工作。

 

  权力是把双刃剑。黄飞鹤的转变就来自于权力带来的“甜头”。

 

  计划合同处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丰富,轨道建设的所有标段都要通过这个部门招投标或商务谈判来确定合作单位、签订合同、支付资金,这里是典型的关键岗位。黄飞鹤在任计划合同处处长4年间,经手300多份合同、200多亿资金,他“一手包办”,决策权、话语权可谓“一人之下”。

 

  工作之余,黄飞鹤结识了众多工程建设企业的老板,开始与老板们觥筹交错,奉迎吹捧,慢慢地生人变熟人。既然是熟人了,逢年过节有些人情往来也是“正常的”,招投标时帮忙透露点内部信息也是“应该的”。

 

  黄飞鹤就这样逐渐淡忘了理想信念,淡漠了纪律意识,曾经的“市级机关优秀共产党员”,迷失在一众老板的拉拢诱惑中。

 

  一开始,黄飞鹤收钱时心里颇为忐忑,地铁1号线土建工程招标期间,黄飞鹤对逢年过节收礼制定的“原则”是价值不能超过5000元,超过的他便退回去。“2号线招标前,由于参与投标的单位和我比较熟悉了,我放松了警惕。他们送钱的方式也变了,送到家里,扔我车上,给我亲友,我实在拉不下情面退了,最后侥幸心理占了上风,送来的钱财如数收下。”在忏悔书中,黄飞鹤这样剖析自己。

 

  贪廉一念间,荣辱两世界。收受礼品礼金没有所谓的“原则底线”,只要突破了“0”,就突破了纪律。从5000元到1万元,再到5万,10万,黄飞鹤早已积重难返,几年间收受10余人贿赂钱物价值近200万元。

 

  变相敛财,再狡猾也难逃惩处——

  借来买车的数十万元,黄飞鹤让妻子先后还了16万余元,在谌某某一再表示“不用还了”之后,黄飞鹤也“默契”地接受了

 

  为了敛财,黄飞鹤违规经商办企业,与合作单位签订“阴阳合同”,以签订租车协议但实际未交付车辆的方式收受财物。在组织核查期间,伙同亲属、涉案老板四处打听组织调查动向,提前采取“应对”措施。

 

  2013年9月,某勘察设计院www.2138com有限公司分公司总经理谌某某在一次宴席间对黄飞鹤说,勘察公司急需用车,但因公司性质受限不方便购买车辆,能不能找两辆车来公司租用。黄飞鹤表示没钱买车后,谌某某随即给黄飞鹤转账数十万元,声称是“借给你买车,请你帮帮忙。”

 

  “当时我觉得既帮忙解他们公司的燃眉之急,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黄飞鹤拿这笔钱再加上自己东拼西凑的钱,买了两辆中级SUV汽车。他与妹夫薛某商议,把车放在薛某公司名下,又让岳父龚某某将其经营的工艺品经营部增加租车经营范围,以经营部的名义与勘察公司签订租车协议。

 

  租车协议签了三年,租金也是市场价。然而,合同却只履行了两年,2015年9月起,两辆车先后被黄飞鹤要了回来,一部给其妻龚某使用,另一部给其岳父龚某某使用,在此期间,勘察公司没用车,照旧支付租金。至于借来买车的数十万元,黄飞鹤让妻子先后还了16万余元,在谌某某一再表示“不用还了”之后,黄飞鹤也“默契”地接受了。

 

  尝到甜头的黄飞鹤于2015年再次收受了谌某某给予的“购车款”十多万元,又买了一辆同品牌汽车再次租给勘察公司。2017年,他又购入第四辆汽车重施故伎。截至案发,黄飞鹤通过违规签订“阴阳租车合同”敛财数十万元,收受勘察公司相关负责人给予的“购车款”数十万元。

 

  2018年3月初,陈某告知黄飞鹤常州市纪委监委正在调查租车的事情,黄飞鹤非常害怕,立刻到陈某办公室商量对策。黄飞鹤回去后就让岳父龚某某把其正在使用的汽车送回勘察公司,并安排陈某的司机开车在单位和项目工地附近多转转,第二天又和妹妹、妹夫、岳父串供,“我对他们说,如果有人调查,就说车是陈某直接找我妹夫薛某租车,从我岳父经营部开租车发票,与我无关。”

 

  面对组织核查,黄飞鹤没有选择主动说清问题,而是一门心思设法遮掩,处心积虑掩盖问题,心存侥幸逃避调查。

 

  家风不正,亲属多人涉案——

  黄飞鹤是“操盘手”,其妻龚某是“收款员”,妹妹、妹夫是“掮客”,岳父是“后勤员”,其他亲戚朋友见缝插针求利益

 

  不法商人对黄飞鹤的拉拢诱惑不仅限于他自己,更是“多面出击”,对其亲属也展开攻势,而黄飞鹤不仅不制止其亲属的违纪违法行为,反而放纵、鼓动他们以权谋私,最终导致黄飞鹤亲属多人涉案,有的甚至严重违法。

 

  2013年底,钢材供应商徐某请托其妹夫薛某,希望黄飞鹤为其承接地铁项目中标单位的钢材供应业务提供帮助,并承诺事成后按照每吨20元给予好处费。黄飞鹤先后向数家中标单位负责人打招呼,徐某得以承接大量业务,并先后给予薛某好处费数十万元。

 

  2014年,黄飞鹤又接受钢材供应商韩某某请托为其说情打招呼,韩某某给予薛某好处费数万元。另外,黄飞鹤还为其舅舅承接中标常州地铁项目有关单位的土方工程打招呼、接受一些亲戚的请托引荐外地企业参与常州地铁招投标,通过其母亲收受了投标单位的大额“感谢费”。

 

  就这样,整个家庭逐渐形成了黄飞鹤夫妻联手、全家上阵、共同敛财的链条,陷入了“物质生活享乐化、精神生活颓废化、家庭生活逐利化”的泥沼。黄飞鹤是“操盘手”,其妻龚某是“收款员”,妹妹、妹夫是“掮客”,岳父是“后勤员”,其他亲戚朋友见缝插针求利益,家风败坏。

 

  黄飞鹤打破了家风建设这道清廉为官的屏障,既害了自己,也害了亲属。其妹夫薛某因犯共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40万元,其余涉案亲属也依法受到惩处。

 

  “我真的很后悔没把握住自己,心存侥幸所造成的后果是遗憾终生。”黄飞鹤真诚悔罪认罪。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该版权归www.2138com所有      
技术支持: